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京东、菜鸟、ABB抢着跟它合作,武汉这家初创公司有啥独门绝技

2017-12-22

来源:支点财经

记者:李晓菲

 

机器人智能化最核心的问题是“大脑”,没有“大脑”,很多事情都没法做,自然无法扩展到更广的应用场景中。

回看1973 年的原版《西部世界》电影,机器人只安装了略显畸形的手。几十年过后,现在的机器人似乎也没什么长进。虽然市面上涌现出各种各样的机器人,但实际应用场景低端又有局限。

 

不过,武汉库柏特科技有限公司正在改变这一现状。

 

这家成立于2016年5月的初创企业,今年一年内融资两轮,连京东、菜鸟和机器人巨头ABB都纷纷抢着与它合作。这家机器人公司有何独门绝技?凭什么让资本和巨头闻风而动?

 

“传统工业机器人只能执行预设的任务,而智能化工业机器人则可以感知并分析环境后做出决策。库柏特致力于为机器人造一个‘大脑’,将人们从繁复、枯燥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武汉库柏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淼对《支点》记者说,为工业机器人赋予视觉与触觉双重感知能力,才能让机器人变得更智能,打开更多应用市场。

 

01

工业机器人最缺的是什么?大脑

 

提到风口,机器人绝对是当下最热的一个。尤其是与工业4.0概念的结合,更是给了这个行业极大的想象空间。

 

这也是库柏特诞生的大背景。

 

“大家都觉得机器人有前景,但似乎又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李淼感叹说,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两极矛盾”,主要是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机器人在之前其实是没有产业这个说法的。

 

有数据显示,近五年,中国机器人产业规模保持20%的高速增长。“今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产量一共也就10万台左右,按照每台10万元左右的价格,一共100亿左右的规模,还不如一个钢铁厂。”李淼的分析一下子使得20%的增速显得“苍白无力”。

 

效率不够高,无法取代人工,是李淼对国内工业机器人现状的评价。“据国际机器人联盟调查显示,目前工业机器人只能满足制造业需求的5%。”

 

经过市场调研,李淼发现,真正智能化的协作型工业机器人走上生产线已是大势所趋,高性价比、易操作、便于维护的协作型机器人专业系统解决方案正在成为每个制造企业的刚需。

 

正是看中了工业机器人未来的应用前景,2015年在瑞士联邦洛桑理工攻读完博士学位后,李淼跳出既定的学术路线,与好友一起在武汉创立了库柏特科技有限公司。

 

那么,如何切入这个市场呢?

 

“目前的工业机器人,严格来说还只是一个钢铁化的自动设备,并没有上升到智能化的高度。”李淼的说法并非没有道理,就拿汽车生产线来说,虽然工业机器人已经较大程度地得到了推广应用,但它们都被安置在固定地点,重复性地做着各种机械的任务。

 

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的工业机器人之所以不好用,是因为机器人的轨迹都是靠工程师一个点一个点“教”出来的,工况有任何轻微的变化,都得重新调整示教,更不用提在一些非结构化的环境中,一旦出了工厂,机器人就变得束手无策。

 

工业机器人擅长做重复工作,但在环境不断变换的情况下,机器人需要不断适应自己感受到的新环境,这是个巨大的挑战。“工业4.0需要的并不是机械臂,机器人智能化最核心的问题是‘大脑’,没有‘大脑’,很多事情都没法做,自然无法扩展到更广的应用场景中。”李淼口中的机器人“大脑”被他形容成一个类似于手机操作系统一样的东西,“智能机与非智能机的区别就在于,智能机有IOS和安卓这样的操作系统,有了操作系统,你就可以做除了打电话和发短信之外更多的事情。”

 

“机器人的规模、种类正在持续增加,不同的机器人硬件配置也各不相同,这导致针对具体的应用场景编写机器人软件的门槛很高,制约了工业机器人的使用范围和效率。库柏特要做的事情就是以AI结合软件,依靠自己的平台实现软件决定硬件,提高机器人的易用性。”从软件切入市场,专注于机器人操作系统而非机器本体的研发,为机器人赋予视觉和触觉双重感知能力,这是李淼对库柏特清晰而理性的定位。

 

在位于武汉留学生创业园3楼的库柏特所在地,记者看到了挂满一整墙的专利证书和荣誉,而资本的看好更是对这个团队和李淼的肯定。在创立之初,库柏特便引来了合力资本5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在今年3月份更是获得经纬中国4000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近期完成了由蓝图创投与GGV纪源资本领投的1.02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

 

02

机器人分拣是门技术活儿

 

工厂里有机器人与机器人实现智能化是两码事,如何在无序抓取分拣、柔性装配等非标场景下,使机械臂满足智能制造的需求,是库柏特着重解决的市场痛点。

 

如今,人工智能已经可以轻松处理复杂的认知工作,但对于机器人来说这一动作却非常微妙且难以捉摸,抓取、无序分拣、打磨更是难上加难。而库柏特研发的Brain盒子正是突破了当前机器人产业发展的瓶颈,可针对客户的不同需求进行定制化系统设计和开发,解决以上问题。

 

 

“在工业现场,特别是在工业制造业里,17%的任务是抓取,19%的任务是打磨,45%的任务是装配,这三项加起来几乎占据了整个生产线。库柏特最终的目标就是要解放人的双手,用机器去彻底代替人,而不仅仅是人与机器的协作。”

 

李淼在介绍库柏特的分拣操作系统时,当场掏出手机,给《支点》记者看了一段人工分拣香菇的视频。视频中,从生产线上运来的香菇需要靠人力按照大小、形状、新鲜度、品种等标准一个一个筛选出来。

 

“在实际作业中,人长期低头工作易产生疲劳,分拣质量得不到保障。加之人工分拣的速度约为5s/个,分拣效率已经满足不了快速增长的需求量。”李淼特意提醒记者留意视频中生产线上的一个员工,原来其并没有认真在挑选,只是做做样子。

 

 

“员工的这种行为会给企业带来很大的影响,他的下游企业是老干妈和周黑鸭之类做卤味的企业,合作商一旦发现香菇中有白薄膜之类的杂质,都是要重罚的,所以品控对这类企业显得格外重要。”李淼解释说,在食品制造加工环节,品控和卫生都有严格要求,引入机器的优势就是可以避免二次污染,并提高精准率。

 

库柏特已经为湖北裕国菇业研发定制了一条机器人智能香菇无序分拣流水线。李淼分析,一条传统香菇分拣流水线通常由8个工人组成,而库柏特智能线上只需4台机器人与2个工人协同工作,1小时分拣抓取的量是传统线的210%,成本仅为传统线成本的75%。在同产量的情况下,一条智能生产线每年可节约20万元以上。

 

 

除了在食品行业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外,凭借在物流行业分拣的突破,库柏特在今年已与ABB、京东、菜鸟以及部分大型集成商达成合作,在物流行业小试牛刀。

 

如果说香菇分拣更多是好和坏的标准,那么物流的分拣抓取便考验的是定位和识别,难度系数更高。

 

在李淼看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每年有大约1亿件快递,每个包裹都需要人工分拣物品,耗时耗力又容易错检漏检。库柏特跟菜鸟的合作,已经可以识别4000个SKU,完全靠机器人实现。”对于库柏特在物流分拣中的效率,李淼介绍说,能将原本12人/条的线降低至3人/条线,分拣速度从12s/单提升至4s/每单,单个系统的峰值可达到30万单/日,并且对新产品导入可以在数分钟之内完成。

 

李淼说,随着智能制造大潮的到来,客户会有愈来愈多的需求被挖掘出来。未来集成商与机器本体制造商受到来自前端的挑战会越来越大,我们会将CobotSystem做成一个通用的工业软件智能系统,这是库柏特的核心竞争力。

 

据了解,在商业推进上,库柏特除了直接售卖软硬一体的解决方案外,也在尝试以租赁的方式、按系统调用次数计费,这样推进的好处是能够大大降低用户付费的心理门槛,加快库柏特的市场占有率。

 

 

03

让机器人与人距离更近

 

拉近机器人与人的距离,是李淼一直强调的观点。为此,库柏特一直在尝试将系统拓展到更多的场景中去。

 

在近期的B轮融资中,库柏特对外宣传,资金将主要用于市场的推广并探索医疗与新零售等新场景的落地。

 

“如果你需要一瓶水,网购耗时,超市或者便利店需要人用手去‘抓取’,况且开店成本又高,而写字楼的无人货架货品又不丰富。在这种情况下,就存在一个机会,便利店未来可能会消失,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大型无人仓,这种购物模式完全由机器人在后台完成分拣传送,减少了企业的成本和消费者的时间成本。”李淼举例说,未来,库柏特会从工业机器人领域往服务机器人领域拓展,为服务机器人的智能交互“添砖加瓦”。

 

“3C制造业的就业人数自2013年后均保持约8%的负增长。未来,由机器人代替繁复人工是明显的趋势。”对于未来的发展,李淼表示,库柏特下一轮融资或将发力3C领域,解决手机装配这一对精度要求较高的行业。

 

 

那么,库柏特涉足类似于包裹分拣机器人这样的领域吗?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李淼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库柏特专注于研究机器人‘大脑’到手臂的应用,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定位,从我第一次回国参加‘3551’人才计划答辩到现在,一直没有变。像包裹分拣机器人这类专注于‘脚部’的机器人,库柏特并不会涉足。”

 

李淼的“固执”一如他对软件而非硬件的专注:“即使一年卖出一万个硬件又怎样?这无法改变国内机器人智能化的格局。”

 

李淼补充说,库柏特会一直致力于解放“人手”这件事情,虽然不会做包裹分拣机器人,但有可能会涉足无人驾驶、做情感交互机器人、做脑外科手术机器人等等,把人和机器人的距离从1米这个距离拉近至10厘米甚至是1厘米,这个才是我们要做的事。

 

“从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距离太远了,我们现在所用的技术可能连我研究生所学的知识都没用上,可见这个差距有多大,从0到1的确很难。”李淼坦承,机器人智能化这件事知易行难。